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>

陕西出生率全国排名倒数为何大家都不愿生了?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08-01 05:37 分类:六彩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点击:
简介:即使如此,陕西省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首次双降,位列全国倒数。除京津沪等超大城市外,诸如辽宁和山西数据已经惨不忍睹 人口,以前看是成本;如今,才发现人是一切的根本。那么,通过陕西出生率危机,我们该如何做到未雨绸缪? 2019年5月15日,陕西省统计局发布

  即使如此,陕西省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首次双降,位列全国倒数。除京津沪等超大城市外,诸如辽宁和山西数据已经“惨不忍睹”……

  人口,以前看是成本;如今,才发现人是一切的根本。那么,通过“陕西出生率危机”,我们该如何做到“未雨绸缪”?

  2019年5月15日,陕西省统计局发布了《2018年陕西省常住人口发展概况》:2018年全省出生人口和出生率首次双下降,出生人口减少1.4万人,出生率下降了0.44个百分点。

  全省新出生的孩子少了,但省会西安却相对多了起来。西安统计局公布的统计公报里显示:2018年全年出生人口12.23万,比2017年多出2.11万。12.47‰出生率,高于全国10.94‰平均值。可以说,西安在“新生儿”方面也跑赢了全国。

  西安新生儿增多,与大量新增人口有关。笔者搜集2009年以来数据显示,户籍新政开启之前的八年,西安每年新生人口基本在八万左右。而2018年,西安新增常住人口38.7万人。

  如果进行对比,2018年西安新出生人口,已占陕西省29.7%。这是另外一个趋势——西安人口的聚集度,已经从“源头”开始。

  我们再看看“邻居”:2018年四川出生率有所降低,但11.05‰依旧高于陕西;成都出生人数同比减少1.37万人次(16.52万),占全省为17.9%。

  2019年1月,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:2018年中国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,比2017年减少200万人,人口出生率为10.94‰。

  从一个高出生率国家,变成一个超低出生率国家最短需要多少年?这个世界纪录由中国创造:1990年出生率为21‰,到2000年断崖式降至14‰超低水平,2018年进一步降至10.94‰(世界平均水平为25‰)。中国只用了10年,转变成了一个低出生率国家!

  所以,当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,2018年陕西的二孩占比51.76%,已超过一孩的44.54%比例。那么,陕西该如何去做?陕西省人口结构分析

  在《西安北部将“撤县设市”:西咸合体隐现“成都模式”》一文中,我们从自然等天然因素分析了西安“强省会”的必经之路。

  事实上,陕西省人口地区分布自古就呈现中间稠密、南北稀疏的特点。陕西省统计局刊文也说明:“近几年,人口流动加快,向关中(主要是西安)聚集的趋势持续强化,关中人口占比持续上升,陕南、陕北则持续下降。”

  大西安(含咸阳),应重新评估学校及大学价值——它们,带给陕西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,经济不发达亦如此。

  国际通行划分标准,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7%,意味着进入老龄化;达到14%为深度老龄化,超过20%进入超老龄化。2018年,中国有六个省(直辖市)进入深度老龄化。关键是,还有不少省份也将很快步入深度老龄化。

  对于中西部地区来说,社会保障体系底子比较薄,尚处于积累阶段,老龄化程度的加深让社会抚养负担进一步加重。

  对于西安来说,压力同样巨大:在《万字长文说西安:几十年来,西安为何一直“城运不济”》中,我们提到“2015年,西安历史上首次户籍人口净迁出3.5万人以上。”

  政府显示:“西安市有普通高校63所,在校学生127.13万人;普通中学456所,在校学生42.46万人;小学1130所,在校学生73.09万人。”242.68万人学生占西安人口达24%,若有强大经济基础留下他们,西安前景不可估量,原因很简单:

  年轻人的存在,让陕西省离深度老龄化还有一段距离:2018年,陕西省60岁及以上人口674.77万,比上年增加29.92万,占常住人口17.46%。其中,65岁及以上人口439.72万,比上年增加25.49万,占常住人口11.38%。

  “一方水土一方人”,对于西安来说,教育让很多年轻人进来,但如何留下来和愿意生孩,这是经济帐更是决策帐。

  那么,即使2018年西安新出生人口创造新高的,那么12.47‰出生率能保持多久?年轻人不愿意生娃,如今不仅是西安和陕西问题,全国普遍如此。

  对于这个问题,陕西省统计局报告也进行了分析,原因归结为两点:“全面两孩”政策的边际效应的递减,和较高的育儿成本导致的生育意愿低迷。

  资料显示,2016-2017年全省出生人口快速提高,每年40万以上。但到2018年,“全面两孩”政策边际效应开始递减。同时,生育旺盛期女性逐年减少:2018年生育旺盛期女性(20-35岁)占育龄女性女(15-49岁)比重下降为45.9%,下降7.1个百分点。

  剩女问题天天说,但是剩女可比剩男少多了。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表了《中国“八〇、九〇后”生存现状报告》显示:

  中国30-34岁成年人有13%处于未婚状态,女性、男性未婚比例分别为6%和16%。据推算,我国30-34岁未婚男性有699.1万,30-34岁未婚女性有239.2万。八〇后之外各年龄阶段一加总,数字更庞大:2015年剩男已超过2000万,超过半数在农村,九成为初中及以下学历,预计2040年“剩男”规模或达约4000万。

  剩男聚集在农村,剩女聚集在一二线城市。所以,一、二线城市的大家会觉得身边都是剩女,那是因为身边没有低收入低学历的剩男……2002年11月,“胎儿性别鉴定予以明确规范禁止”政策出台,让“轻男重女”情况逐步有了好转。但是,比例依旧失衡。

  相关抽样调查显示,孩子出生后谁带及抚养的问题比较突出,加上后期教育、医疗、卫生、生活环境等公共服务资源状况,成为父母生育二孩考虑的重要因素。在经济和客观条件的双重压力下,高额的育儿成本已成为许多家庭生育的后顾之忧。

  有媒体大概算过一笔账:西安年轻父母养育一个孩子,要在0-3岁花18.6万,幼儿阶段17万,上小学18万,上中学20万,高考之后读大学10.2万。

  当然,这只是一个假设。如果诸位读者的父母,也这样计算成本——恐怕,我们都感觉自己就是一个“物品”。因为,如何把一切都用“算账”来说明,那个整个世界“金钱化”了。不过,这折射出当下“养娃成本”日渐高昂的社会现实。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热销推荐